归遥

飘荡世间,做一蒲会思想的芦苇

【昕博】大神间相处的气氛貌似有些不对(2)

又名观班里的大神作妖有感
理科大神昕×文科大神博
我有病

1
在老刘说了第六十三个是哇,并且往大茶缸子里添了两回水之后,方博到底是睡着了。
老刘在讲台上讲得唾沫横飞,底下安静得连苍蝇扇翅膀的声音都听得见。
老刘突然想起闻一多先生的一句诗,“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生动形象地勾画出了分析卷子时候学生们昏昏欲睡的情态,虽然大多数都已经睡着了。
“诶诶诶,醒醒醒醒,这题高考考过,醒醒醒醒,都给我醒醒,快点,讲完这题我就让你们回寝室。”
许昕和方博这时候脑袋靠着脑袋,在老刘的吼声里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睛,勉强支棱起脑袋之后又耷拉了下来。
脑袋碰撞的声音有点响,许昕听见了自己脑浆振荡的声音。...

写完作业神志不清
立个flag
国庆把先生、Romantic lie和非典型性霸道总裁写完
然后写双大神
同居三十题?
tan90°

【昕博】大神相处的气氛貌似有些不对

一个拖了好久的脑洞
又名观班里的大神作妖有感
理科大神×文科大神

1
班里总有几个大神。
不预习,不复习,不熬夜,不多做题,浪得一匹,上课跟老师怼着玩,偶尔做题的时候还互相怼着玩。
有几个更神奇的,长得还好看。
许昕和方博就是更神奇的那种。
就是这两个人的相处方式不像竞争对手,反而有些莫名的暧昧。
许昕上化学课睡觉的时候睡着睡着就睡到方博的桌子上去了,睡着睡着又睡到方博大腿上去了,睡着睡着又睡到方博一些隐秘的地方去了。方博腿麻了就拿抽屉里最厚的字典砸许昕,啪啪啪的,秦老师站在讲台上瞟了他俩一眼,愣是没管。
历史课上两人倒是收敛了许多,但坐在后位的徐晨皓还是觉得老肖那锃亮的光头简直和他的处境一模一样...

【安远】Romantic lie

类似于大纲的存在?
ooc预警,bug预警
微獒龙昕博胖雨
@残阳╮ 小可爱点梗的预告篇

1
北京的三月还是有些冷的,林高远缩了缩脖子,要不就是空调打太低了。“你怎么不想想是不是你穿太少了。”“要不跟你似的,本来就胖还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
樊振东过了好久才回他的话,“我雨哥叫我回家,你自己在这玩吧。”
林高远委屈,林高远特别气,林高远想要打那两个在生日的时候弃他而去的哥哥。
身边的朋友都有伴了,好不容易找着个和周雨吵架流落在外的樊振东,没聊三句就跑路了。
妈的,怎么就自己孤家寡人一个。
“有事?”
“一个人啊?”
“你看呢。”
“成年了吗?”
“要不保安怎么把我放进来的。”
“有兴趣……”
“我那。”

2
马龙觉得自...

想写校园AU王牌特工AU时间旅行AU军旅AU刑侦AU茶村AU
还想写黑警想写吃醋想写相爱相杀想写破镜重圆
还有好几个坑没填
还想写除国乒以外的CP
还有小可爱的点梗
手速慢文笔差还有辣末多想写的
我怎么就控制不住我这双手手手
写一个设定删一个,虽然可能要留到下辈子
( ̄^ ̄)

点梗

占tag抱歉,占tag抱歉,占tag抱歉

那个,好像突然变成整数粉了,40,嗯,好像没人在这个数字的时候点梗。但是我快开学了,而且可能要好久好久才会有新的小可爱粉我•﹏•
会写的有獒龙昕博胖雨邱杀安远,胖远和轩远也有可能。还有奇迹卵卵,因为祝白关注我的好像站大头,orz,但是那个,可能不会写奇暖同人了,但这波点梗可能会写。
不写涉及三年的,不会开车。
放到8.30晚上九点,如果一直没有人回的话我会悄咪咪地删掉,答应我,看见了没回复的就当从来没看见•͡ω•
真的好怕没人回复,那多尴尬ʔ

到底还是打tag了

【昕博】先生(1)

民国AU
微微微微微微獒龙
轻微年龄差操作,昕博是獒龙师兄
ooc预警,bug预警

先生们的事联大的学生总是好奇的。
哪个先生丢了猫,哪个先生失了狗,学生比先生还清楚。曾有一学生当了一回民国版的“杞人”,担心这万一有一天先生间的小料聊完了,茶馆里嗑瓜子喝茶时该聊些什么。
好在联大里的先生从来不少,花边新闻也从来不少,炒了无数遍的冷饭也能有些新味道。最近倒是有道真正的“新菜”,漂漂亮亮干干净净的那种“南方菜”。
两位新先生都是上海来的少爷,留过洋的,倒是没有少爷的做派。尤其是那位姓方的先生,最常穿的就是月牙白的长衫,教了近半个月的书也不见他换,问许先生,说是方先生的衣柜里全是这种月牙白的长衫,唯有一件青绿...

【昕博獒龙】一个小小的民国脑洞

轻微年龄差操作,昕博是獒龙师兄。
联大里有两个特别的先生,都是上海来的少爷。一个穿着月牙白的长衫,姓方,脸圆眼睛圆,教哲学(没有♂),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怼起人来比谁都狠;一个西装革履,姓许,听说是在伦敦留过学,却没有半分西洋做派,教物理和外国语,言谈举止间都散发着让女学生脸红的气息,专爱旁听方先生的课,在方先生怼人的时候笑得最欢,总被方先生在课上毫不留情地怼。
两位先生住在一起,准确来说是在一起,收养了三个孩子,两男一女,长清长平长圆,清正公平团圆。三个孩子都在联大附属小学读书,许先生和方先生下课了就拿着糖葫芦和烤豆腐串找孩子。两个哥哥总是把东西留给阿圆吃,阿圆还是不胖,小小的一张脸没挂上半点...

【獒龙】猫的毛

双教练AU,超短一发完,一句话可玘
题目来自游戏,全名猫咪的毛,玩起来贼上头
图书馆是个好地方,一上午好几个脑洞
突然发现忽略了道哥的存在……心情复杂
ooc预警,bug预警

训练完后回了公寓,刚打开门就被满天的猫毛整蒙了,张继科进门换了鞋,猫毛呛进了鼻子里,几乎是跳着脚出来的。
“龙我说真的,玘哥的话真不能信。”张继科边咳嗽边往马龙身边凑,身上粘着的猫毛直往马龙的鼻子里钻,马龙皱了皱眉,蹭了蹭鼻子“你别靠过来了,全是猫毛。”
马龙从包里掏出了两个口罩,带上之后和张继科进了家门,被灯光下满天乱飞的猫毛震惊了,“怎么这么爱掉毛,啧,继科儿你进来搭把手。”
“好,来了。”
踏进去一步张继科的选择性洁癖就犯了,不...

【昕博】一个不知道该叫什么那就xjb打几个字当作题目的生贺

百度百科真是害人,8.16写成1.08
一句话獒龙胖雨
ooc预警,bug预警

1
“我叫方博,就打球那个,副业游戏直播,就,就那个流氓抠脚,恕瑞玛第一盖伦。
他,他许昕,也是打球的,那个直板独苗。
我俩什么关系?能有什么关系,一户口本的那种呗。”

2
“我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就,就我二十岁那年,出去打比赛,不知道怎么弄的,房间定少了,我不是老爱迟到吗,到我那没了。瞎子说你跟我睡一间吧,我那是大床房。我那会多单纯啊,就答应了呗。
谁知道那个辣鸡酒店瞎说,管半米宽的床叫大床房。我俩猜拳猜到半夜,不是他耍赖就是我反悔,瞎子说算了算了凑活凑活一起睡吧。我那会多单纯啊,就,就答应了呗。
然后,然后就睡一张床上了,...

© 归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