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念

自重
二十来岁干干净净的小姑娘为什么非要用语言暴力把自己弄脏呢

那些遗世而不孤立的时光(1)
@为姐姐化作太阳 你要的孙张

*悄咪咪写的一对CP,大部分为脑补,真正的部分只有吐槽性质的几句话

*真主不上lof所以尽情放飞自我

*反正真主之一也知道这对CP

*那些成绩好长得好性格苏的男生都互相爱着我就放心了

快要期中考了。

作业量的增多直接导致了从未瞌睡过的张同学一次又一次痛苦地与即将合上的眼皮作斗争。桌上的手表所显示的时间倒是不停地更改,就是有些慢。

张同学对于时间最直观的感受是手表上不停跳动的数字。他心里最大的时间单位是一小时,最小的是一秒。但是初遇孙同学的时间造成了他的超负荷运算,所以他记得清清楚楚。

2015年8月27日上午八点。刚从...

偷偷来一发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总是想要搞点什么事情(6)
*为什么隔了好几个个月才开始更?半夜守着手机看国胖比赛和漫威了
*为什么又想起来更?因为最近萌的CP出的都是些糟心的事,看球的时候寻思着我发点小甜饼调剂一下吧
*嗯?开车?我说过这件事吗?
*写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暗恋写到听到暗恋这两个字就蓝瘦香菇
*这章发生在御书房
帝长大了。白永羲看着龙椅上的人,突然觉得时间过得真快。燕归旧巢、烈日灼灼、鸿雁南去和冰雪漫天,似乎只在一瞬。当年他初登帝位,明明比自己还要矮一些,如今倒变得如此威严。
白永羲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自危。前朝那些权倾朝野的丞相王爷,没一个落得好下场。可他早不想在这泥沼里越陷越深了,权利这两个字的分量太重,他不想背负。
他...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总是想要搞点什么事情(5)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
*翻了三次车了,我现在和霜儿一样,头疼。
*文笔有限,力不从心。自己产的粮就是难吃。
*看文案好像确实笙霜比较萌,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事情真的搞得太大了,真的快收不了场了。
越千霜烦躁了一整个上午,她手下的士兵被怼了一个上午。
烦。
很烦。
非常烦。
比只感受过一次的云南那暖烘烘的黏腻的天气还要让她烦。
但不知道为什么烦。
午间休息时,她蹲在离大部队很远的地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霜儿…”祝若笙刚开口,就被越千霜泛红的眼睛吓回去了“你这是哭了还是怎么了。”
越千霜揉揉眼睛“没事,沙子进眼睛里了。”
说的跟真的一样。祝若笙腹诽“那你先休息着,下午就别练兵了。凌云城已经收回来了,北地如今自顾...

总是想要搞点什么事情(4)

*在贴吧的一个分析贴里看到一句话,两个家主结婚叫吞并不叫和亲,我觉得,嗯,有道理。所以我萌祝白。(原贴祝冥分析)
*事情搞得有点大,好怕收不了场,我好方
*我试着开了一下车…一言难尽,番外开吧
*把剧情都给祝白和霜儿了下章是时候把冥姐姐放出来了
*翻了一下前几章,谜一样的笙霜真的不是我的本意,于是这章干脆就写了军师小姐姐暗恋梗。咦?这整篇文不都是暗恋梗吗?
*《凤求凰》就是为了凑字数的,太长了可以不看
白永羲觉得今天隔壁真是吵,好像不停有人进进出出,他想起床看看来着的,但脑袋昏昏沉沉的,着实起不来。
不管了,明天早上问问管家。
他刚想接着睡,房门就被推开了。
这下必须得把眼睛睁开了。
借着床头微弱的烛光,他看见了...

总是想要搞点什么事情(3)

*生生写出了了一种AU感,时间轴和剧情完全和官方不一样
*依旧有谜一样的私设,谜一样的OOC,谜一样的排版,可能有谜一样的错字
*听着flesh写的,我现在想开车
*我果然不适合正剧文风
*我路子野,文风也野,这一笔还在这下一笔就不知道哪去了,辛苦看文的小伙伴了
    祝若笙把冥水鸢想得太简单了。
    她拦下的那只机关鸟,带的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信,而是很多很多的汤圆。
    拿冰冰着,放在机关鸟的肚子里。她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解开冥家的机关,解开后发现的一大堆汤圆让她不禁感慨。
   ...

换手机后唯一的框圈图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总是想搞点什么事情(2)


*人物是奇暖的,OOC是我的,感情是祝白和冥越的,私设满天飞
*前一篇是官博更人设前写的,所以白家小哥哥特别崩
*白家小哥哥的王霸之气我写不出来啊啊啊啊
*四神之战我不奶,我怕奶死火鸡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站白家小哥哥是受,权倾朝野他也是受,王霸之气他也是受,官图出来那一刻我就觉得他是受
    祝若笙通过情报网知道带有家族印记的青鸟又向北飞去,带着第六十封信。
    她觉得是时候出手帮帮兄长了。
    拦信什么的,白家那个做不到,自己还是做得到的。
    琢磨良久,祝若笙把拦下来的信送...

总是想高点什么事情(1)

文题无关
脑子一热趁着脑洞热乎就写出来了
小学生文笔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我大概是第一个写着两对CP的
白家小哥哥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
  白永羲知道南边那个人心心念念的是北边的人。
    他也知道,南边那个人给北边寄了五十九封信。
    他更知道北边那个人即使一封信也没拆,可照样写了五十九封信。
    可他就是放不下南边那个人,更不想扰了他的姻缘。好几次,信都拦下来了,却又原封不动的寄回了北边。
    祝羽弦不知道东边那个小傻子怎么还没有把信拦下来。
  ...

© 非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