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遥

月更。

咋咋咋咋回事?我消失了那么久怎么还涨粉呢?我我我我月更我爱跑路我还有病你们知道吗?
我我我我这周末一定更文,一定。

洗心革面,下周更(凑)篇(指)文(标)

考场上一个脑洞
《论昕博与TSN的兼容度》
低情商方总顶着一张小圆脸各种套路CFO兼爱人最后把人逼到新加坡前三个月工作移情第四个月病倒病好了后订了张机票飞新加坡到了新加坡发现CFO去加州找他最终相约哈佛终成眷属的故事
#不想写Sean人设#
#我明明站ME啊,怎么成EM了#
无奖竞猜
我什么时候能写成文

谈谈《卖珠人》,再谈谈我吧


语无伦次

不是谦虚

极其无聊

极其尴尬

极其无病呻吟

不要看了

真的不要看了!!!

我其实挺少写这种文的。
码的时候就惴惴不安的,老觉得这个词用的不对那个词还能更好,想来想去也没找到个合适的词,最后还是用的原来那个。觉得自己像个变态,还不是招人喜欢的那种,观众恨不得千刀万剐了的那种。
我到底为什么抓耳挠腮抓心挠肝地要写这么篇辣鸡文?因为我想写写身为普通人的他们,因为我想看看我能不能写出不傻白甜,不战五渣,不小言女主的博儿。
天天哭唧唧,老是从心,动不动还矫情的真不是我心里的方博,但是很尴尬,我写出来的偏偏都是这样,无一例外。我自己看着都觉得对不起那些小红心,然后我想,能怎么办呢,我修为...

【昕博】卖珠人

ooc预警,bug预警
大学老师昕×卖珠人博
突然犯病写的AU
突然应试作文

非常无趣

南方的小城里,见到一两个卖珠人是很寻常的事。他们的面前总是支着一个小小的木桌,上面放着各种真假难辨的珍珠制品,也许还交错放着几扇母蚌,向过路人证明珠子不假。
许昕打小遇见的卖珠人数也数不清,有时候妈妈牵着他,蹲下身子去挑选串成链子的珍珠,付五十,六十,还是七十,买下一串,没多久就淹没进了首饰堆里。
卖珠人大多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打扮朴素,那种在小城里随便一拽能拽出一大把的打扮,许昕对她们的印象浅得近乎没有。
但那个今年才出现的小孩不一样。
他叫方博,在出门就能腻死在桂花香里的九月下旬出现,带着海水咸腥的...

【昕博】大神间相处的气氛貌似有些不对〔3〕


又名观班里的大神作妖有感
理科大神昕×文科大神博
ooc预警,bug预警

1
秋季是流鼻涕和拉肚子的高发期。
往教室里一坐,五十个人里有四十个在不断地擤鼻涕,九个捂着嘴想打喷嚏打不出来,还有仅剩的一根独苗被肚子折磨得死去活来。
秋季也是脱衣服的高发期。
时冷时热的天气下总有几只不安分的手,一会脱衣服一会穿衣服,拉链滋啦滋啦地响,偶尔有几个不怕死的还会冲去厕所拿冷水洗头。结果往往是流着鼻涕指天画地哼哼唧唧地发誓再也不脱衣服了,病好了之后一升温第一个脱衣服的还是他。
这事从前都是方博干的,但今年不是,许昕转了性一样,天天穿着短袖校服到处嘚瑟,三十度的时候拿冷水洗头,二十度的时候还是拿冷水洗头。入秋...

“破镜还能重圆呢。”
“咱俩都稀碎了,就别扯什么破镜重圆了。”
“那就再做一面吧。”军装和白大褂摩擦的声音在狭小的车厢里被放大了无数倍。陈玘觉得邱贻可真是玷污了他身上墨绿色的军装。

做化学做疯了
突然想写酸根离子昕×金属离子博

可算了吧

【昕博】大神间相处的气氛貌似有些不对(2)

又名观班里的大神作妖有感
理科大神昕×文科大神博
我有病

1
在老刘说了第六十三个是哇,并且往大茶缸子里添了两回水之后,方博到底是睡着了。
老刘在讲台上讲得唾沫横飞,底下安静得连苍蝇扇翅膀的声音都听得见。
老刘突然想起闻一多先生的一句诗,“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生动形象地勾画出了分析卷子时候学生们昏昏欲睡的情态,虽然大多数都已经睡着了。
“诶诶诶,醒醒醒醒,这题高考考过,醒醒醒醒,都给我醒醒,快点,讲完这题我就让你们回寝室。”
许昕和方博这时候脑袋靠着脑袋,在老刘的吼声里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睛,勉强支棱起脑袋之后又耷拉了下来。
脑袋碰撞的声音有点响,许昕听见了自己脑浆振荡的声音。...

写完作业神志不清
立个flag
国庆把先生、Romantic lie和非典型性霸道总裁写完
然后写双大神
同居三十题?
tan90°

© 归遥 | Powered by LOFTER